南平
主办:中共南平市委政法委员会 南平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
今天是 天气:
市直部门
县级频道

醉倒在小巷里的“笨贼”

发布时间:2018-01-04 11:29:30   字号:【】 【】 【】    文章来源:

他是监狱的常客,出狱后,身无长技又吃不了苦的他把手伸向了网吧。再次被警方抓获时,他已是喝得醉醺醺——

醉倒在小巷里的“笨贼”

□通讯员 刘建成 本网记者 汤仙念

2017年9月以来,建瓯市城区的多个网吧、手机店连续发生多起手机被盗案,案发现场都曾出现一名体貌衣着特征相同的中年光头男子。建瓯市刑侦大队侦查员迅速开展侦查,锁定了这个光头的嫌疑人。2017年10月16日,经过视频追踪,侦查员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抓获嫌疑人陈某。近日,陈某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

网吧里手机频被盗

35岁的小李在建瓯市一家房地产公司售楼部工作,是个资深的游戏玩家,酷爱上网。2017年9月22日晚,小李来到住处附近的一家网吧上网,准备通宵玩个痛快。

次日23时许,在网吧待了一天两夜的小李实在太困了,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24日凌晨1时许才醒过来。他伸手找手机,却发现睡觉前放在电脑桌上的那部土豪金苹果6不见了,拨打手机却提示关机。当天上午,他到建瓯市刑侦大队两抢专业队报案。

2017年10月1日凌晨3时许,城区某网吧网管小高禁不住瞌睡虫的侵袭,靠在座位上睡着了,一个多小时后醒来,发现吧台抽屉里的20元现金、5包利群香烟和七成新的VIVO手机不翼而飞,合计价值1500余元。他调取网吧监控仔细查看,见一名光头男子于凌晨4时许盗走了吧台抽屉里的钱、香烟和手机后离开网吧。在视频上,清晰可辨该男子年龄约40岁,身高约1.7米,上身穿黑色T恤,右下角有金色字体,下身穿蓝色短裤,脚上穿一双白色拖鞋。

2017年10月13日,另一家网吧的网管小陈也遇到同样的糟心事:当天凌晨2时许,小陈抵挡不住阵阵睡意,在吧台睡着了,其间几次被顾客叫醒充值。6时许醒来时,他一年前花5800多元买来的土豪金苹果手机已不翼而飞。他调取监控回放,发现凌晨5时25分,一名穿黑色T恤、浅色五分裤的中年光头男子拿着一部手机似乎在打电话,在吧台旁边转悠,四处观察一番见无人注意,便将他的手机偷走了。

小巷中抓获嫌疑人

短短半个多月,刑侦大队就先后接到6名受害人手机被盗的报案。侦查员通过分析案情,并调取现场的监控视频比对,发现这些案件有一些共同的特点:嫌疑人都是一名年纪约40岁的光头男子,体貌衣着特征相同,大多在下半夜进入网吧,看到受害人呼呼入睡,便伺机盗窃。得手后,光头若无其事地离开网吧,最后消失在芝城公园一带。

通过对嫌疑人作案特点及视频侦查情况的研判,侦查员断定嫌疑人是同一人,随即将几起手机被盗案并案侦查。侦查员大胆推测,嫌疑人一直没有受到惊扰,肯定不会就此收手。只要他敢继续作案,相信很快就会露出狐狸尾巴。

果然不出所料,仅2天后,嫌疑人就按捺不住再次作案。

2017年10月16日14时许,叶老板正在其位于县前路的手机店里闲坐,一个光头男子到店里说要给老婆买手机,选了一部2700多元的OPPOR11手机和2张手机卡。叶老板让光头把身份证拿出来在电脑上办理开卡业务。第一张卡开好后,光头装进手机,边打电话边走向店门口。

叶老板没有在意,继续开卡,但操作几次都办不了,原来是光头名下已经有5张手机卡。他想让光头换一张身份证登记,抬头一看,哪里还有光头人影。他冲出店铺,也不知道光头往哪个方向逃走,追了一段路后只好返回,沮丧之下拿着光头的身份证到刑侦大队报案。

侦查员在给叶老板制作询问笔录时得知,光头叫陈某,38岁,建阳区人。打击两抢专业队队长周力强查询他的信息后乐坏了,陈某居然是武夷山市警方上网的在逃人员。网上在逃人员信息显示:2017年9月4日晚,陈某在武夷山市一KTV某包厢盗走受害人王某的钱包,内有多张银行卡、数百元现金及一部OPPO手机。

周力强将叶老板手机被盗的案情反馈给建瓯市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,请求支援。合成作战中心立即抽调视频巡查员调阅手机店外的视频监控,发现此人就是此前频频在各网吧盗窃手机的光头,也就是陈某。于是,巡查员利用城市天眼视频系统,沿陈某作案后逃蹿的轨迹开展视频搜索追踪,一张无形的搜捕大网悄然撒开。

2个多小时后,合成作战中心视频巡查员的努力有了结果。他们发现陈某蹿进解放路金鸡岭路段禄马巷内,并立即将情况反馈给周力强。

周力强和3名侦查员进入禄马巷沿途仔细搜索,很快就在小巷里发现烂醉如泥的陈某倒卧在地上鼾声如雷。他们在陈某身上当场查获了2部崭新的手机。

侦查员将酒气熏天的陈某带到医院打吊瓶醒酒,待他完全清醒之后审讯。陈某如实交代了盗窃作案11起,盗窃现金、香烟、手机和摩托车等财物的犯罪事实。经鉴定,被盗的9部手机价值合计17951元。

屡获刑仍然不悔改

陈某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,中学还没读完就辍学走上社会。17岁那年,他因犯抢劫罪被建阳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此后,他成了监狱常客,先后于2007年、2013年和2015年因犯盗窃罪被上海、广西等地的3家法院判处共计3年1个月的有期徒刑。

出狱后,陈某回到家中。此时,双亲已病故,他无依无靠,更没有收入来源。为此,他不得不四处打工赚点饭钱糊口度日。

2017年9月4日晚,陈某和朋友王某等人到建阳一家KTV玩乐,王某将随身携带的挎包放在包厢沙发上。喝完几箱啤酒后,王某讲话有些不利索了。陈某见时机已到,偷偷拉开王某挎包,掏走包里的钱包。他到无人处打开钱包,拿走里面的几百元现金、十几张银行卡和身份证等物。

建阳是待不下去了,陈某来到建瓯,身无长技又吃不了苦的他只有做起“老本行”,并把目标盯上了体积小、容易得手和变现的手机。陈某发现下半夜的网吧最容易偷手机,因为这时不论是网管还是网民,要么心无旁骛地玩游戏、看电影,要么早已困倦不堪酣然入睡,所有人的警觉性和对外界的关注度都处于最低迷状态。

陈某在网吧开了一张临时卡上网,看到谁睡着了,电脑桌上又放着手机,就坐到旁边座位假装上网,观察一番见无人注意自己,就乘机偷走受害人手机;或者装着打电话,慢慢靠近目标,伺机下手。

2017年10月14日,陈某在城里闲逛,看到一户人家给家中80多岁的老人办丧事,就混进去骗吃骗喝。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客人,在饭桌上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,吆五喝六,推杯换盏,引来众人一片喝彩。与一般丧事不同,在建瓯如果家中老人高龄去世,东家是希望气氛热烈些的。

虽然东家没一个人认识他,却图个热闹,因此不疑有他。就这样,他在这户人家整整蹭吃蹭喝了3天,每天喝得醉醺醺的。直到3天后他再次作案被警方抓获。


【收藏】打印】 【关闭


主办:中共南平市委政法委员会 南平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
版权所有 2013 © 南平长安网 闽ICP备09060655号